卖壳关键期爆出内幕交易 苏交科三位公司中层获利140万被罚280万

为了蝇头小利去进行内幕交易,不仅是“近水楼台一场空”,还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近日,江苏证监局公告了苏交科内幕交易案处罚决定书,直接参与内幕交易的三位公司中层被没收违法所得合计约140万,并被处以双倍罚款合计约280万。

五年前的海外资产收购

牵扯出多项内幕交易

事情还得从苏交科5年前的一则海外资产收购案说起。

根据江苏证监局披露的信息,2016年1月初,苏交科经中介机构推荐,启动收购美国环境检测服务商TestAmerica Environmental Services LLC(下称TestAmerica)的项目。2016年2月,苏交科第一轮报价函获标的公司卖方顾问同意后,苏交科获取了标的公司数据库访问权。

2016年3月,苏交科总经理王某华、副总经理朱某宁、投资分析师梅某然前往美国考察标的公司。上述一行人回国后,公司通过相应程序,不断推进该项目。

2016年5月19日收市后,苏交科向深圳证券交易所提交停牌申请。5月20日,公司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的公告》,同日股票停牌。8月10日,公司股票复牌。

4月11日,在当月职能部门例会上,公司发展部负责人承某就该项目作了汇报。此后,公司持续推进该项目。

时任苏交科总裁顾问、技术管理副总工程师张卫星参加了该例会,并知悉收购项目。遂在敏感期内,通过亲属证券账户购买了苏交科股票,在公司复牌后卖出共获利34.1981万元。

而与此同时,与知情人关系密切的苏交科市政设计研究三所所长徐剑和苏交科工程检测中心主任杨扬,也均在敏感期内通过本人证券账户买入苏交科股票。

杨扬时任苏交科工程检测中心主任,与多名内幕信息知情人有工作上的联系。2016年5月17日,杨扬向鲁某洁发送内容为“刚刚得到消息,苏交科一周内停牌,两月,我已现价买入”的微信,向祝某为发送内容为“明后天停牌”的微信。

当日,杨扬使用本人证券账户,通过本人手机下单买入苏交科8万股,成交金额149.37万元,苏交科复牌后全部卖出,获利约31万元。

徐剑时任苏交科的市政设计研究三所所长,与发展部负责人承某为同乡,工作之余交往密切,2016年5月17日两人有过通话及短信联系。2016年5月18日,徐剑使用本人证券账户,通过本人手机下单买入苏交科14.31万股,成交金额268.6万元。苏交科复牌后全部卖出,获利约75万元。

三人合计被罚约280万

均是公司发起股东

面对证监会的调查结果,张卫星选择了认罚,而杨扬和徐剑均提出了申辩。

杨扬申辩的理由是未向鲁某洁发送过相关微信,调查期间承认向其发送微信系受其胁迫。发送给祝某为的微信“明后天停牌”所指的股票是兆日科技。

而兆日科技2016年全年并无停牌记录。

徐剑则辩称,与知情人承某日常联络频繁,多是工作生活方面,未谈及公司股票,2016年5月17日的短信内容与内幕信息无关,仅凭两人当日有电话短信联系不能证明其通过承某非法获取内幕信息。

此外,徐剑还辩称,2016年5月18日交易前尚持有苏交科约15万股,因此5月18日的交易具有延续性。

但江苏监管局查明,徐剑证券账户自2016年起长达5个月未交易“苏交科”,相较2015年每月都交易苏交科不具有延续性;并且徐剑5月18日交易前持有苏交科只有8万多股,并非其所称的15万股。

而且徐剑还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集中卖出其他5只持仓股票,并通过银证转账转入100万元,将这些汇集来的资金全部买入“苏交科”,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

最终,张卫星、杨扬和徐剑被合计没收违法所得约140万,并被处以双倍罚款合计约280万。

翻阅苏交科的上市招股书,赫然可以看到张、杨、徐三人也均为公司的发起股东,上市前分别持有345.89万股、113.84万股、99.71万股。按苏交科上市发行价13.3元/股计算,身家均不低于千万。

为了蝇头小利去进行内幕交易,不仅是“近水楼台一场空”,还“偷鸡不成蚀把米”。

苏交科正处“卖壳”关键时刻

值得注意的是,江苏证监局的行政处罚书发布的时候,正是苏交科“卖壳”的关键时刻。

苏交科集团的前身为1978年成立于南京的江苏省交通科学研究院,在技术研究、道桥检测、工程咨询等方面有大量积淀,逐渐走在了国内交通科研院所前列。

2000年,苏交院在全国交通运输行业省属科研设计院所中成为第一家由事业单位改制的全体员工持股的民营企业。2012年,苏交科成功登陆创业板。

2020年上半年,苏交科实现营收21.93亿元,同比增长3.99%;归属净利润1.11亿元,同比大降49.61%。这是公司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业绩负增长。2012年到2019年间,公司7年时间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达到了22.56%,是上市工程设计企业中业绩佼佼者。

这个业绩看起来还很可观,但是公司在去年下半年却突然“卖壳”,向广东珠江实业集团定向增发2.91亿股。

增发完成后,珠江实业集团将持有公司23.08%的股份,符冠华、王军合计持股比例为27.13%,但是后者表决权比例为17.15%,公司控股股东将由符冠华、王军华变更为珠江实业集团,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广州市国资委。

今年2月19日,苏交科定增事项获得深交所受理。3月8日,深交所针对此次定增发出问询函,问询函主要针对符冠华、王军华放弃部分表决权是否永久不可撤销,未来珠江实业是否会和公司发生关联交易或同业竞争的情形等问题。

近期发生多起员工内幕交易

2020年底,北京证监局公布,时任弘毅投资总监曾征在2016年万达电影并购案中,在内幕交易敏感期大规模买入涉案股票,其行为构成内幕交易行为。弘毅投资成立于2003年,是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旗下从事股权投资及管理业务的专业公司。尽管截至2018年11月,曾征账面亏损78.62万元,但仍然面临10万元罚款。

2020年10月,浙江证监局网站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博威合金一名女员工获悉自家公司要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内幕信息后,以借款买房为由向集团借款75万元,却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拿去买入公司股票,获利7600余元,东窗事发后被监管部门处以10万元罚款。

2020年8月,山西证监局公布了一则“崔淑平涉嫌内幕交易‘葵花药业’案行政处罚决定书”,称崔淑平在葵花药业公布2017年分红方案前夕,利用内幕消息提前买入葵花药业24万余股,耗资700余万元。

2016年5月至2018年5月,崔淑平在葵花药业哈尔滨办事处做后勤工作,负责葵花药业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关彦斌的生活事务,为其提供买菜、买报纸、洗衣服等生活服务。

最终崔淑平买入的“葵花药业”股票实际亏损9.4万元。针对其内幕交易行为,证监局决定对其处以20万元罚金。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